注册

文艺报:近期广西长篇小说:野气横生的南方写作(张燕玲)

发布时间:2016-03-21 00:00:00访问次数:566

新闻来源:中国作家网作者:张燕玲责任编辑:fhm

    在同质化语境日益严重的今天,对文学个性的呼唤,尤其新乡土写作以及成长记忆等等,对地域性、自然、乡民生存真实、乡土本真的呼唤越来越迫切。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是从作家足下的土地生发,自然便有他的地域性,所谓一方人文的水土,这是一种地理的文学自觉。  
  近期广西的长篇小说显示了一种根扎原乡、心生情怀,通过各自的文本凸显“地方性”对于文学空间的整体建构价值。
  新一代广西作家,勇于直面时代的生存困境与精神困境,作品有更强烈的社会批判性,颇具时代担当和人文担当。他们以不俗的创作实绩,成长为广西现代文脉的传承者与创新者。
林白 东西 鬼子 田耳 李约热 朱山坡 光盘
  评论家王干在“广西后三剑客”作品研讨会上说:“广西作家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野生’。‘野生’与野心、野性、荒野相关联,也与生态、自然、乡村密切联系。”王干一语道破广西作家的文学共性与个性,就中国文学而言,这是广西作家的个性;就广西文学而言,这是广西作家的共性。
  在同质化语境日益严重的今天,对文学个性的呼唤,尤其新乡土写作以及成长记忆等等,对地域性、自然、乡民生存真实、乡土本真的呼唤越来越迫切。因为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是从作家足下的土地生发,自然便有他的地域性,所谓一方人文的水土,这是一种地理的文学自觉;同时,也是当下建构国际化视野与中国文 学理想,提升国际视野下的本土化写作,乃至中国当代作家如何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的前沿问题,也是文学的母题。
  近期广西的长篇小说也显示了一种根扎原乡、心生情怀,通过各自的文本凸显“地方性”对于文学空间的整体建构价值,因为在破碎化、私人化和虚拟化的时代,文学需要通过一种“地方”认知来重新获得其动力,我想这也是广西近期讨论人文广西以“美丽南方”为切口,以对南方的“地域·自然”的重新挖掘发 现,来强化对广西文化的认知,重新获得广西文化在今天的意义和价值,也许是切实的途径,也是有效的途径。
  其实,当代广西文学的发轫之作,正源自陆地的《美丽的南方》。而今天,关于美丽南方的文学表达已经更为丰沛奇崛,也更有其自身的艺术影响力与生命力,尤其新一代广西作家,勇于直面时代的生存困境与精神困境,作品有更强烈的社会批判性,颇具时代担当和人文担当。他们以不俗的创作实绩,成长为以陆 地、韦其麟等开创的广西现代文脉的传承者与创新者,广西相关部门顺势而为,如联合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文艺报》等单位于1997、2015年先后召开 “广西三剑客”、“广西后三剑客”作品研讨会,深得好评,把广西作家深度融入中国当代文学的格局;如近年权威的年度文学排行榜,广西各文体不时榜上有名,显示了广西文学经历近十年的蓄势,正在勃发,尤以其野气横生的南方写作屹立于中国文学之林,这是“美丽南方”的一棵棵嘉木。
  
  当代广西文学一直活跃着陡峭的剑走偏锋的文风,一如上世纪80年代的“百越境界”,也如八桂大地遍地的野生植物,散发出生猛奇异、蓬蓬勃勃的活力。当下此文脉最有力道的当属东西、鬼子、田耳、李约热、朱山坡、光盘,以及更年轻的小昌、周耒等。
  作家东西常说:自己是南方写作者,因为炎热,容易产生幻觉,想象力异常活跃。是的,亚热带充沛的阳光雨露,北回归线横贯广西的生机与繁茂,同时,大石山区的奇峰林立,特有的喀斯特地貌弥漫着一种野性和神秘感,使广西山水景物,时而山林迷莽、野气横生、奇崛苍劲,时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