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文艺评谭 > 理论探讨

批评是一种心灵的到达

新闻来源:中国作家网(微信公众号)2021-09-02 作者:张学昕 责任编辑:陆政凡 发布时间:2021-09-02 15:31:51

我不得不承认,多年以来,在我对文学的持续不断的阅读中,那些坚硬或柔软的文字,不仅没有缓解我内心与现实的某种龃龉和冲突,铸造起我内心的强大,反而愈发加剧了我对存在的焦虑、压力和紧张。我想,这种焦虑和紧张既来自我对文字过于轻率的理解,来自我对存在不能从容把握且缺少的洒脱和睿智,也源于我精神内涵的种种匮乏,以及我对不朽事物或境界的渴望。这也是我更为眷恋文学的理由。而我所恐惧的也恰恰是这一点。因为我面对的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叙述文本,而是那些文字背后复杂的文化和艰涩、迷乱的现实生活。我甚至深深地怀疑:我的批评文字作为个体世界的情感呈现和自我生命的载体,对社会生活和更多的“他者”又意味着什么?我的所谓对文学的“独语”的分量究竟有多大呢?因此,我常常在阅读和批评中不断地、惴惴不安地追问、反省自己有关文字的伦理。

我渐渐清楚的是,文学、文学批评都是心灵对整个外部世界和存在的一种精神性的秘密到达。它是一个心灵,从生活现场到写作现场的没有任何表演性质的一次勇敢的穿越,这时的写作,当然不再是也不可能是自我的原生态的复现,而是心灵对存在的“宽广”和丰富,对世界的一种耐心的倾听和对内在自我的寻找。这时的“批评”,与阅读一道,源于文本更依赖于生活,是摆脱任何功利和庸俗枷锁的一次次远行,是一个心灵道场和充满激情的狂欢仪式,是精神对事物的某种到达。这时的文学写作,心灵完全沉浸在语词的密林里,弥散出激烈和呐喊、宽柔或沉寂、疼痛与抚摸,暗示着写作者内心的美妙风景和百感交集,超越文本之外,到达生命本身。

我说过,我从不敢对文学有太多的奢望。我觉得更不要让文学、文学批评有太多的文学之外的负累。文学批评虽然不能即时性地解决我们现实的、个人的尴尬处境,但我坚信,文学会建立大于一切物质存在的宽阔和自由,她从黑暗而坚硬的存在中磨砺出耀眼的火光,显示出她的神奇。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她既不是摆设也不是附庸,而是前面提到的,是一种到达,我想,对于文学,对于心灵,这已经足够了。

从心灵出发所能呈现的文学现实,在经历了历史、现实世界的风风雨雨之后,必将会重新回到心灵的锚地。无论她有多少负载和承诺,有多少企盼或获得,有多少期待或无奈,有多少虚幻或梦想,有多少空虚或深刻,我们都会在对文学的心灵阐释中得到最大的快慰。文学是神圣的,她永远是一条道路,一条不断延伸、铺展开来的道路,让更多与文学有关的人们,穿越表象和某种意志的世界——到达。

这种到达,不会被任何外在于文学和心灵的意志指派,它是批评家具有阅读者和诗人双重身份的一次经验快感,是文本的另一次写作过程,是在精神、理性控制下又为理性力量所不能洞察的隐忍力量的朴素呈现。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文学批评的高贵与尊严,并不在于它的权威性,而在于它的宽容、仁慈和激情。

我如何才能获得并保持文学评论写作的尊严和激情?

2007年1月1日大连

文章刊登于《南方文坛》2007年第2期

分享到
【内容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