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广西曲艺苍凉音韵扬出奋起调子

发布时间:2013-08-22 00:00:00访问次数:313

新闻来源:广西日报作者:林雪娜农琴倩责任编辑:黄胜

    文场、渔鼓、零零落,你可曾听过

 

    说到曲艺,人们很自然想到东北二人转、相声、快板之类。但若在“曲艺”前加“广西”两字——广西曲艺,很多人就“懵”了。这种“说唱艺术”,广西到底有哪些?

    “是谁家,铜琶铁板在江心唱?月影儿浮波上——”广西文场的动人旋律,让陈秀芬的童年就在这种清唱剧类型的曲艺中度过。文场又叫“文玩子”、“小曲”,清道光年间由江浙一带传入,后与桂林方言融合,并受当地民歌、戏曲影响,形成广西最有代表性的曲艺。

    上世纪50年代,年少的陈秀芬常看到叔叔邀了一群文场的“耍友”到家里玩唱。她听得入了神,连作业也忘了做。趁着大人不在,她常偷穿戏服模仿曲目中的角色。由此,她对广西文场着了迷。长大后,她背着家人去报名“桂林市文场戏曲训练班”,凭着儿时偷学的技艺被顺利录取。由于流传民间的文场多由盲艺人传唱,陈秀芬与训练班同学请来盲艺人传教,加上训练班老师的教授,她们成了第一批将文场戏搬上舞台、正式演出的专业演员。1982年,陈秀芬演唱的广西文场《五娘上京》代表广西参加全国曲艺比赛,获得了一等奖。

    时光荏苒几十年,广西文场的辉煌一如这一代曲艺演员的年华渐渐老去。“现在的年轻人听见‘广西文场’这个词,多是一头雾水,更不用说传承了。”采访中,一位年过八旬的老演员感慨道。

    随着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方式转变,许多曲艺形式逐渐被边缘化,甚至濒临消亡。据不完全统计,新中国成立后,在全国范围内曾有400多种曲艺演出,如今仍能演出的不到80种。除相声、评书、东北二人转、苏州评弹等,其余曲种生存状况不容乐观,一些曲种已在人们视野中销声匿迹。广西可考的曲艺形式有五六十种,但多处于“养在深闺人未识”和自生自灭的状态。比如汉族的文场、渔鼓、零零落,壮族的末伦、天琴等,瑶族的玲鼓,侗族的琵琶歌……很多人都未曾看过,甚至听其名字都觉陌生。

 

       “南腔”为何比不过“北调”

 

    人们对曲艺与戏剧往往容易混淆,相比戏剧的多样化,曲艺只是一种说唱艺术。但无论何样形式,相声、二人转这些玩意,即便不是北方人,也会耳熟能详。而广西的曲艺,受其地理位置、经济环境、历史条件、文化生态影响,没有全国知名的曲艺品种,也没有全国知名的曲艺大家,处于一种“边缘化”的状态。

    对此,广西曲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蒙海宽总结了几个原因:生活习惯不一样,语言环境障碍,使得难以统一,更难以走出广西。没有专业的演出团体,观众没有欣赏专业曲艺表演的平台;没有专业的刊物,曲艺人员没有发表作品的载体多方面原因制约曲艺的发展。

    广西戏剧曾有八大剧团的阵势,曲艺这方面,则没有一个专业团体。此前唯一的桂林曲艺团,如今也与桂林市彩调团、桂剧团三团合并为桂林市戏剧创作研究院。此外,就是县一级的文工团,夹杂曲艺的表演。无论舞台抑或晚会,冷门的曲艺只能是歌舞表演的茶点配餐。

    每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相声、小品必不可少。可以说,它们的繁荣得益于春晚这样全国性的大舞台。反观广西曲艺,多年来仅靠少数曲艺作者创作来支撑,靠民间曲艺爱好者的执著追求维持。由于缺乏作品发表园地和舞台演出机会,曲艺作者便缺少创作热情。

    靠口口相传的曲艺形式,传承人的问题成了制约曲艺发展的瓶颈。由于曲艺形式比较单一,说唱的功夫就要求甚高。加上广西曲艺有别于北方曲艺,多了武打的元素,因而对演员能文能武的要求就会偏高。“北方的二人转、相声等,能在全国范围内享有盛名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有真正代代相传的曲艺世家。”蒙海宽说,“我们很多曲艺人员则都是半路出家,基本功、文化底蕴等方面不够扎实,也没有专门的学校开设专业进行培养,因此很多曲艺品种后继无人。”

 

        天琴唱出新音调

 

    为改变曲艺弱化的局面,广西曲协将曲艺发展的重点放在少数民族曲艺,通过两年一次的广西曲艺文学奖,激发曲艺创作者创作。

    在连续三届的全国少数民族曲艺展演中,广西选送的少数民族曲艺每次都获大奖,比如广西文场《春兰吟》、壮族末伦《蝴蝶歌飞》、京族弹唱《独弦情》。今年广西曲协还将主推壮族末伦曲目参加10月份在内蒙古自治区举行的全国少数民族曲艺展演。

    少数民族曲艺方面取得一定成绩之余,也让人思虑一个问题,单靠评奖和展演发展曲艺,在本土并没有形成很好的文化氛围和市场,便会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感觉。毕竟曲艺来自民间,只有存活民间才是其生命价值所在。

    就曲艺本身内容形式而言,唯有加入新元素,适应现代艺术发展,才有可能被现代人所接受。

    “借鉴相声以铺垫性语言、评书以开场白形式、二人转以演员绝活来拉近观众距离。直奔主题的广西曲艺,在内容方面还要善于运用武打元素,更重要的是添加百姓所见所闻的东西。”广西曲协主席邱有源倡议,“创作适应现代的新题材,在曲艺音乐曲调方面进行改革,在保持其本质本真的基础上,通过现代化技术进行推广;将曲艺引入艺术院校课堂,将产业人士引进开发曲艺市场。”

    如今较有发展的曲艺品种,都是想方设法在传统表现手法上力求创新,运用更加丰富的艺术手段,挤入现代观众视野。今年7月,广西曲艺节目《天琴的传说》参加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曲艺展演,获得优秀节目奖项。天琴是脱壳于广西曲艺的一种新形式,正衍变为非曲艺的天琴音乐传唱和艺术表演,在南宁国际民歌节的大舞台上唱响。专业人士认为,这或许是曲艺能够在现代社会延续生命光彩的另一种方式。

 

广西曲艺资料链接

   

广西文场

    简称文场,又名“文玩子”、“小曲”等,与清唱桂剧的“武场”相对而命名的。流行在桂北地区,尤以桂林、柳州、宜山、平乐、荔浦等地最为盛行,是广西最有代表性和最具影响的曲艺形式,在2008年被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演唱方式有数人“坐唱”,兼司伴奏乐器,还有“立唱”、“走唱”。此外,还有穿戏装演唱的“文场戏”,叫做“文场挂衣”。

 

    渔鼓

    广西渔鼓,又名桂林大鼓,是鼓曲类鼓词分类曲种,长于演唱“武段子”。受湖南渔鼓影响颇深。传统渔鼓演唱形式简单,一人“打单筒”,自敲自唱。现在灵活多样,有二人或多人“走唱”,以唱为主,表演为辅。由原来的鼓、板乐器逐渐发展成包括中阮或琵琶在内的民乐伴奏模式。

 

    零零落

    广西代表性曲艺之一,由莲花落衍变形成。原为女盲人沿街卖唱的一种演唱形式,由一人领唱,另一人帮腔,加衬字“零零落”得名。曲调旋律较为简单,无伴奏乐器,仅用两块竹制小板,按节奏重复击板演唱,唱腔有“七字零零落”、“十字零零落”、“十指尖阴阳花”、“牡丹一枝花”、“苦零零”、“绣香袋”、“点兵歌”7种。现曲调加进引子、过门,并有两人或多人演唱。

 

    壮族末伦

    又称莫伦,主要流行于靖西、德保、那坡、天等、大新等县,尤以靖西较具代表性。约有200多年历史。在壮语南部方言中“末”亦即“巫”,指的是“巫调”,“伦”即叙述,包含有“伦说”的意思。伦来源于“巫调”,是一种从民间巫事曲调中脱胎而来的民间说唱。演唱以三弦作伴奏自弹自唱,唱词多用“唧呀”衬词结束。

 

    瑶族铃鼓

    在瑶家“坐歌堂”的演唱中,“铃鼓”为其中的一种,因歌唱时伴以手铃手鼓,故称“铃鼓”。流行于广西恭城、灌阳、平乐等瑶族聚集地。演唱者采用瑶族特色铜铃和长鼓伴奏,通常用系在手腕或手指上的铜铃拍击鼓具,配以琵琶、三弦、二胡等乐器演奏。

 

    侗族琵琶歌

    属于侗族弹拨弦鸣乐器,侗语称嘎黑元、嘎琵琶、嘎弹。流行于广西三江、融水等地,以及贵州湖南等地。因为唱歌时歌师要自己弹奏琵琶伴奏,所以叫“琵琶歌”。演奏时,多采用坐姿,将琴箱置于腿上,手持琴弹奏。琴声明亮而圆润,音色柔和而甜美,颇受侗族青年喜爱。也可用于独奏或为侗戏伴奏。有的地区在琵琶伴奏中还加用牛腿琴,以增强伴奏的和声效果。

 

    苗族果哈

    流行于广西和贵州苗族聚居地区。由伴奏用的弓弦乐器果哈(嘎嘿)而得名。果哈的含义是“瓢一样的乐器”,为苗族专用于果哈演唱的伴奏乐器。为室内演唱形式,每逢农闲或节日的夜晚,众人围坐在一起听歌手演唱,歌手自拉自唱。唱词有格律较为严格的五字句,也有七字句和自由体。曲调低回婉转,还有一种特殊的唱词格式“西松盈”,每句唱词都重复一次,但句尾的字要用同义不同音的字。如上句末一字为“村”,下句末一字则可以用“寨”。

来源:广西日报   2013-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