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陶铸与桂林曲艺队的情缘

发布时间:2009-03-09 00:00:00访问次数:359

新闻来源:广西文联网作者:李侃责任编辑:雨歌

 

 

19657月,桂林市曲艺队(市曲艺团前身)应邀赴广州参加中南五省(区)戏剧观摩会演大会,并为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的陶铸等作专场演出,受到领导的亲切接见。不久,陶书记为指导农村社会主义教育工作,到桂林市灵川县同化村蹲点,并点名调桂林市曲艺队去配合“社教”做演出宣传。97,曲艺队13人进驻同化,他们在与陶书记相处的日子里,共同结下了深厚的情缘。

 

李芹长有写日记的习惯,他的日记中对陶铸同志有具体的描述:“他十分朴素,总是穿着一套唐装衣服,衣袖肘上还打了补丁。他脚上穿一双半统水胶鞋,走在田间小路上,手里拿一根木棍子,边走边打着两旁的野草,他说这叫打草惊蛇。”短短的几句话,就刻画出了陶书记那平易近人的形象。平日里陶书记要大家称他老科长,他常和演员们聊天,谈家常,彼此很投缘。他见陈庭光的发型是小平头,笑呵呵地说:“我是小平头,你也是小平头,我们凉快啊!”阳继福喜欢看参考消息,他看到了,就说:“你这个戴眼镜的,大概是个知识分子罗。屋里暗,看不清楚,你到亮位子来看吧。”

 

曲艺队刚下乡时,住得比较分散。陶书记就亲自将他们集中到雍田村,以方便编演节目。在他的关怀和指导下,同志们根据农村的真实事件很快创作出《进村之前》《放下包袱》《谁吃亏》《我错了》等节目,移植了《小保管上任》《借牛》《抢伞》《打铜锣》等剧目。他们的演出尽管还不成熟,但陶书记总是热情鼓励,挤出时间当一名普通观众。看了演出,他还和大家磋商,发表改进意见,以求提高演出质量。曲艺队的同志和乡亲们白天同劳动,晚上要演出,陶书记总不忘记说:“你们白天劳动,晚上演出,很辛苦,社员感谢你们,工作队感谢你们,我也非常感谢你们!” 有天晚上13个人同时在两个村子开演两台戏,对口词、相声、渔鼓。彩调等形式都有。陶书记见大家一专多能,演员练乐器,乐队练声乐,服装、布景、灯光、幻灯全是自己干,很是高兴,鼓励大家尽快成为广西的乌兰牧骑(文艺轻骑队)。

 

同志们记得,陶书记做报告深入浅出,妙趣横生,十分生动,群众容易接受,三级干部会上没有一个人打瞌睡。他关心大家的思想,给队里送来了他的散文集《松树的风格》,鼓励队员们努力学习。他除了关心同志们的工作、学习之外,对大家的生活也照顾备至。有一次,他见李蔚琛一个人住在一个村子里(全队集中雍田村之前),特地问她有什么困难。一天,他到驻地看望大家,当时除莫孝衡一人在家外,其余都在田里劳动未归,在与小莫的闲聊中得知她与诸葛济患有嗓子病,就关切地说:“嗓子是演员的本钱,这是大事,你们得抽空去一趟广州,我帮你们到中山医院找个好大夫,好好治疗。”他还破例允许小莫吃豆腐乳(“三同”在农民家只有辣椒酱吃)。当队员们陆续从田间回来以后,陶书记一一与大家握手,握手时他能叫得出每个人的名字。握到何红玉的手时,他问:“听说你生病了,怎么不休息呀?”何红玉看到陶书记在百忙之中还记挂着自己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演员,激动地说:“没有什么,陶书记,我……只有些感冒……”

 

40多年过去了,老一辈曲艺演员都退休了,但当他们聚会的时候,每每想起和陶铸同志在一起工作的难忘时光,内心总是充满着怀念和感激。

李 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