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文艺评谭

哈丹:舞台之上,我更靠近幸福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9-06-05作者:杜宁 刘峥 张友豪责任编辑:发布时间:2019-06-10 09:10:27访问次数:153

舞台之上,我更靠近幸福

——专访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哈丹

广西戏剧院壮剧团演员哈丹凭借壮剧《牵云崖》获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广西戏剧院供图.jpg

广西戏剧院壮剧团演员哈丹凭借壮剧《牵云崖》获第29届

中国戏剧梅花奖。广西戏剧院供图


《牵云崖》剧照。张友豪 摄.jpg


《牵云崖》剧照。张友豪 摄2.jpg

《牵云崖》剧照。记者 张友豪 摄


后台排练中的哈丹。刘峥 摄1.jpg


后台排练中的哈丹。刘峥 摄2.jpg


后台排练中的哈丹。刘峥 摄.jpg

后台排练中的哈丹。记者 刘峥 摄


排练时,受伤是常有的事。刘峥 摄.jpg

排练时,受伤是常有的事。记者 刘峥 摄


“戏剧事业是我灵魂的皈依,只有在戏剧艺术舞台上,我才能更靠近幸福。”这是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广西戏剧院壮剧团演员哈丹对戏剧生涯的感悟。

4月26日晚,在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颁奖晚会现场,哈丹从颁奖嘉宾手中接过代表中国戏剧人最高荣誉的玉白色梅花奖瓷盘,浅笑安然,气质沉静。从艺20余载,她不负壮乡人民17年的期待,凭借壮剧《牵云崖》跻身“梅”园,抵达了戏剧人生的最高殿堂。

与戏结缘,实非偶然。

哈丹出身桂剧艺术世家,描眉涂脂、一唱三叹、皮黄声声是她童年生活的日常。因深受梨园梆腔的滋养浸润,她自小立志学戏。考取广西艺术学校后,因有舞蹈天分,她选择了歌舞兼备的壮剧作为终身习艺目标。

1993年,18岁的哈丹分到广西戏剧院壮剧团工作。当时正是戏剧界生存最困难的年代,尽管心中一直有个戏剧梦,刚刚踏入社会的哈丹还是选择离开广西。1994年,哈丹成为“北漂一族”。白天,她自费跟随海政歌舞团的声乐老师学习。晚上,就到当时北京著名的顺丰歌舞厅驻场,初步积攒起一些舞台经验。

本以为日子会平淡地溜走,母亲的一通电话却改变了她的命运——正在创排黄梅戏《红楼梦》的导演看上了哈丹,认为她“眼睛里的那种楚楚可怜和倔强是林黛玉的不二人选”。这通电话,重新点燃了哈丹的戏剧梦。1997年初,黄梅戏《红楼梦》巡演获得成功,哈丹出演的林黛玉赢得了观众和专家的肯定,也让她“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和踏实”,决心回归壮剧团,精诚习艺。

此后,哈丹有劲使在功上,有功用在戏上,在壮剧舞台上成功塑造出一批深入人心的角色。如《冤家路宽》中泼辣、直爽的古菜花,《投江》中凄苦、悲痛的钱玉莲,《天上的恋曲》中美丽、俏皮的朱灵,《挑山女人》中平凡而伟大的王美英……

“排练折子戏《投江》时,我为了练一段长水袖功夫,每天只休息三到四小时。排练的三个月里,由于体力不支,曾几次摔倒在台上,但完全不知道痛。”哈丹说。自那次“忘我”的排练后,她仿佛突然掌握了一种专属自己的舞台精神,并一直延续到今天。那一年,她凭借壮剧《投江》斩获第四届广西青年演员大奖赛一等奖。

如果说壮剧《投江》是哈丹在壮剧艺术表演历程中取得的重大突破,那么创排于2017年的壮剧《牵云崖》则让哈丹的表演抵达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壮剧《牵云崖》中,哈丹分别饰演双胞胎姐妹俏来、达莲,阿姐俏来心高气傲,妹妹达莲秀外慧中。按戏台上“神不到,戏不妙”的老话,两姐妹迥然相异的性格对哈丹的表演提出了巨大挑战。

“一开始我完全没办法切换,心里明明想着该唱姐姐了,还用着妹妹的身形和唱腔。”回忆起最初排戏的场景,哈丹依然觉得十分艰辛。“她日夜琢磨,曾尝试过通俗、美声、花旦甚至老旦等不同唱法,最终找到花旦、正旦两种不同行当和声音来完成角色。”广西戏剧院壮剧团团长唐红友谈到哈丹的勤奋和努力颇为感慨。

排戏时,为了演出阿姐俏来的纠结与悔恨,导演融入了平转、跤跓、串翻身、跪蹉、卧鱼等高难度戏剧程式动作。这让主文戏攻花旦的哈丹,在技巧和体力上又着实下了一番苦工。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寒暑苦练,滚打摸爬,成就了今天“台上一声啼,台下千人泪;台上一声笑,台下万人欢”的壮剧名角。但“梅花奖只是起点”,哈丹的志向远不止于此,她心中所期待的,是“让更多观众了解壮剧、喜爱壮剧,让壮剧成为中国戏剧百花园中一朵盛放的鲜花”!(记者 杜宁)


分享到
【内容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