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论坛 > 文艺评论

“一带一路”带给新时代文艺发展大好机遇

发布时间:2018-09-14 03:12:01访问次数:35

新闻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8年9月14日作者:朱辉军责任编辑:陆政凡

 

  “一带一路”构想,是习近平总书记于2013年为推动新时代中国与世界关系良性发展提出的重大倡议。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 ‘一带一路’倡议顺应时代潮流,适应发展规律,符合各国人民利益,具有广阔前景。 ”这一倡议打造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平台,已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

  有识之士提出:“应藉由纪念‘一带一路’倡议五周年开启新一轮对外开放,牢牢把握其‘经济外交开拓创新大手笔’的本质,悉心呵护这一新时代中国外交的‘金字招牌’ , ……以‘走深走实、行稳致远’ 。 ”对此我略作补充:这一伟大构想和实践,不仅对我国经济、外交等领域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也必将给包括文化、文艺在内的各个领域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为文艺发展创造了优越的条件

  “一带一路”倡议内涵十分丰富,其中最重要的理念,我以为是:开放、发展、合作等。这些都为新时代文艺的发展创造了优越的条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从1978年以来,我国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收获了丰硕的成果,取得了丰富的经验。在此基础上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则是将我国的发展置于更广阔的国际空间来谋划的主动开放之举。我国以“一带一路”建设为统领,步入深度开放、积极参与、主动引领的新开放时代。对于这一点,我们务必要有充分的认识。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旨在聚焦发展这个根本性问题,释放各国发展潜力,实现经济大融合、发展大联动、成果大共享。要深入开展产业合作,发展普惠金融,建立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陆上、海上、天上、网上四位一体的联通,促进政策、规则、标准三位一体的联通,以此带动沿线各国经济的发展。

  多年来我一直坚持几个基本信条,其中之一是:文艺及文化是他律与自律的统一。所谓自律,就是有相对独立的运行发展规律,不完全受经济、政治、生态和社会环境的制约,因此才有物质生产与艺术生产发展不平衡的现象;所谓他律,就是文艺及文化归根结底还是由后者决定,特别是受经济基础决定,并深受其深刻的影响。我们都亲身经历和深切感受到改革开放40年来给我国各个方面,包括文化艺术所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身处于推动世界各国共同开放的伟大历史转变中,我们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一国家战略正在、并将持续对文艺及文化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一带一路”建设已经并正在直接促进包括文化艺术产品方面在内的生产要素有序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这不仅有利于完善我国文化艺术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也可以进一步发挥文化艺术生产与创作主体在市场中的积极性。借助全球性文化市场的力量,完成在生产流程和创作观念的现代转型。

  为文艺交流搭建了广阔的舞台

  深化“五通”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内容。“五通”之一的“民心相通” ,是“一带一路”建设的最终价值体现。因此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特别要求深化人文交流,建立多层次人文合作机制,搭建更多合作平台,开辟更多合作渠道,在文化、体育、卫生等领域创新合作模式,推动务实项目。

  具体到文化艺术方面,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中还特别明确地指出“支持沿线国家地方、民间挖掘‘一带一路’历史文化遗产,联合举办专项投资、贸易、文化交流活动,办好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丝绸之路电影节和图书展”等。这些举措都为新时代文艺的创作、生产和交流搭建了优越的平台。

  温故而知新。两千年以来,丝绸之路一直经由不同文明的交流、不同文化的对话,源源不断地催生了优秀作品的诞生。唐代的胡旋舞、敦煌的石窟雕塑和壁画,都离不开丝绸之路带来的跨文化交融。自张骞出使西域归来之后,无数文人骚客书写、描绘了丝绸之路沿途的美妙风光、风土民情和英雄俊杰,创作出了许多名篇名作,特别是在诗词歌赋、音乐舞蹈、绘画雕塑等方面,佳作迭出,精品荟萃。

  文化艺术的交流和互通,也提升了我国及沿线各国的文化艺术水平。丝绸之路不仅是东西商业贸易之路,而且是中国和亚欧各国间政治往来、文化交流的通道。西域的各种艺术,天文、历算、医药等科技,佛教、祆教、摩尼教、景教、伊斯兰教等宗教,通过此路先后传来中国,并在中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特别是佛教绘画传入中国后,隋唐画匠迅速从佛画的绚丽色彩与宗教题材中汲取营养,大大提升了我国民族绘画的技巧与表现力。佛曲的东传以及梵剧的东进,推动了最具中国特色的戏曲在宋元时期走向成熟。

  交流从来都是双向的,甚至是多向的。中国的艺术、工艺及儒道思想,也通过丝绸之路传向西方和东南亚,产生了巨大影响。公元8世纪前后,东南亚国家对中国文化的大规模移植与接受,将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在语言文字(汉字书法) 、文学艺术(诗词建筑) 、思想意识(儒教佛教) 、社会组织(律令制度) 、物质文明(科学技术)上联为一体,形成一个在地理上以中国本土为中心、在文化上以中国文化为轴心的文化圈,至今仍留有深刻的印迹。这里,我们只考察了古代丝绸之路,但千余年来中外文化交流的途径、方式和成果远为广泛、深入和丰富,其中留下了诸多有益的启迪。

  历史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新时代的文化艺术交流将比历史上任何时期更广泛、更深入,也更有成效。而“一带一路”建设就为之搭建起了一个重要的平台。对此,习近平总书记都予以了肯定。他指出:“各类丝绸之路文化年、旅游年、艺术节、影视桥、研讨会、智库对话等人文合作项目百花纷呈,人们往来频繁,在交流中拉近了心与心的距离。 ”

  交流带来新机,合作结出硕果。因此,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迫切需要我国文艺家拿出高质量、高水平的文艺新作,广泛地参与到世界文明的对话中,一方面提高文化开放的水平,同时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人文和艺术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从而为“一带一路”的长远建设打下坚实的民心基础。

  所以我十分赞成梁君健《 “一带一路” :文艺精品创作的挑战与契机》一文的意见:“一带一路”建设对文化自信、文化走出去的力度,对于国际传播和国际影响力的需求,都将更加迫切。中国的文化工作和文艺创作需要主动地承担相应使命,吸收借鉴传统文化和各国文明的精髓,发出中国声音、展现中国精神、提出中国主张,深化其他国家和地区对我们的认识和了解。只有在认识和了解的基础上,才能够达成文化和国家之间的认同和理解;也只有主动承担上述重任,才能够促进文化自觉和文艺精品的创作力度。

  为文艺创作开辟了宽广的道路

  “一带一路”建设不仅为中外文艺交流合作构筑了重要平台,也为当代文艺创作生产开辟了广阔前景。

  近两个世纪以来,中国文化艺术的观念和内容深受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文明的影响。而“一带一路”建设开启了中国参与全球化进程的新阶段,因此为中国文化和文艺工作者提供了不同于西方文明的创作养分和思想源泉,给文艺创作带来全方位、深层次的变化。

  仲呈祥在《 “一带一路”与文艺创作》中对此做了十分精辟的分析: “从创作思维层面上,‘一带一路’引领作家、艺术家进一步站在全人类视角和时代的制高点上,以开放包容、交流互鉴、全面辩证的和谐哲学精神和‘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美学精神读好生活与社会这部大书。……其次,在题材选择上,‘一带一路’引领作家、艺术家拓宽视野,从国内到国际,从历史到现实,纵横捭阖,自由驰骋,从被太史公司马迁誉为‘凿空之旅’的张骞出使西域,开中国与西方及中亚、南亚交流之先河,到郑和下西洋,再到如今奋战在‘一带一路’上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都可以尽收眼底,烂熟于心。读懂历史,读懂现实,精心构思,写好英雄,塑造典型,进行审美创造。 ”

  由此,在这里再着重谈一下“讲好中国故事”及相关的问题。

  新时代的“中国故事”中,“一带一路”建设的故事是一个重要方面。五年来,“一带一路”建设已经让沿线国家的普通民众受益,很多鲜活感人的故事不断涌现。习近平总书记也专门谈及这个问题:“通过各种方式,讲好‘一带一路’故事,传播好‘一带一路’声音,为‘一带一路’建设营造良好舆论环境。 ”我们要在继续深入阐述“一带一路”倡议丰富内涵的同时,收集、挖掘“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真实案例,围绕协同发展、民生改善、第三方合作等主题,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通过这些故事来引发更多的共鸣,凝聚更多的共识,为“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营造更好的社会基础和氛围,不断提升各国民众对“一带一路”的亲切感、参与感、融入感、认同感,让“一带一路”建设更加可持续,不断培育“一带一路”合作的共同精神家园。

  在2018年8月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专门谈到讲好中国故事的问题,并提出了新的要求:“主动讲好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故事、中国人民奋斗圆梦的故事、中国坚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故事,让世界更好了解中国。 ”这“三大故事”体现在新时代的各个方面,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有着比较集中的、具有典型意义的表现,当代文艺家不是可以从中获得深切的思想启迪和灵动的艺术灵感么?

  为文艺实践与理论注入了崭新的动能

  在“一带一路”的大格局下,文艺实践和理论都会发生前所未有的变革。同时,“一带一路”伟大新实践的不断拓展,也将从各个方面为文艺实践和文艺理论的发展革新注入新的动能。

  文艺的创作生产方式将出现历史性变化。特别是在影视、动漫、音乐等领域,更多时候可能不再是一人、一时、一地的传统方式,而往往是由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创作者共同参与其中,并贡献和凝聚多元文化精神的新的创作方式。我们已经观赏过一些这样的作品,而“一带一路”建设将加快、加大这一进程。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将成为文艺创作生产的新常态。

  一方面我们要不断拿出与伟大时代相符的新作品、新成果,另一方面我们要高度重视祖先遗存的文化艺术遗产的保护和开发。在“一带一路”沿线,千百年来遗存着不少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要将中华传统文化基因中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部分发掘出来,完成创造性转化,贡献于人类的共同文明;同时要看到,“一带一路”沿线中的不少文化艺术遗产,是不同文明的交汇、不同文化的交融,因此在这方面我们也要与有关国家和地区共商共建共享。

  新时代文艺与经济的关系,将会更加深化和密切。“一带一路”建设探索了全球经济治理的新模式,为完善全球经济治理提供了新思路和新方案。面对新一轮产业革命、新一轮能源结构调整和能源技术变革趋势,我国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进一步挖掘双向投资潜力,促进要素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为发展开放型世界经济注入新动能。经济领域的这些新变化、新趋势,将推动我国经济建设迈向新台阶,也使世界经济发展格局焕然一新,同时,也必将极大地促进我国文化艺术的大发展,并对文化艺术提出新的更高期待。

  这些都需要文艺家不断实践,也需要文艺理论评论家加以概括、提炼和总结。文艺理论评论不仅要专注于文艺的本体规律、创作的审美取向、作品的文本分析等,同时也要在文艺—社会、文艺—经济、文艺—科技等的广阔背景下,探讨当代文艺的定位和走向,以期引领新时代的文艺步入康庄大道,也使文艺理论自身获得新的生长点。

  习近平总书记号召:“ ‘一带一路’建设已经迈出坚实步伐。我们要乘势而上、顺势而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行稳致远,迈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当代中国文艺家理应同样奋发有为,追随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国家发展战略前行的步履,创造出与伟大新时代相适应的新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