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文艺评谭 > 文艺评论

表现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读报告文学《哭了笑了》

新闻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9-08-09 作者:黄祖松 责任编辑:丁小燕(实习) 发布时间:2019-08-09 11:03:18

    正如这本书的书名一样,我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也是哭了笑了,先是为孩子的不幸遭遇而伤心流泪,后为孩子在广西南宁明天学校的快乐成长欣慰欢笑,过程是如此真实感动并令人震撼。

    一本书能让人感动、震撼,必有它的缘由和价值,我觉得,《哭了笑了》有如下几方面的价值。

    一是体裁的价值。报告文学这种体裁,在描写真实存在的人事方面,具有先天的优势,简单地说,报告文学就是用文学的笔法记录描写现实发生的新闻。何培嵩则是一直坚持使用报告文学这种体裁写作的作家。报告文学,可说是改革开放后新时期文学突破的先锋,上世纪80年代,徐迟的报告文学作品《哥德巴赫猜想》一炮打响,迎来了中国文学的新时代。作品塑造了陈景润这样一位新时代勇于攀登科学高峰知识分子的新形象,成为全民族的偶像、励志的力量,影响塑造了一代又一代人。其后,还有《唐山大地震》《大兴安岭火灾》《长江三峡》等一系列报告文学,真实记录了一个时代我们国家前进的步履和精神风貌。报告文学新闻性与文学性兼容的特性,在记录时代律动和风貌方面的优越性展露无遗。今天,何培嵩用报告文学这种形式表现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但鲜为人知的群体——孤儿的故事,是用了恰当的形式表现了恰当的内容。

    二是题材的价值。由于报告文学的新闻特性,题材的捕捉选择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抓住好题材,成功九成九”。《哭了笑了》抓住了一个好题材。社会主义发展的基本价值取向是公平与效率兼顾,既要体现多劳多得的原则,但也创造条件让那些因各种原因不能跟上步伐的人最终达到同步发展。而救济扶持那些由于天灾人祸造成的弱势群体,创造条件让他们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是体现社会公平的应有之义。因此说,救助孤儿这一题材,蕴含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意义重大,底蕴深厚。此外,党和国家一直非常牵挂弱势群体,在党中央的倡导和推动下,扶贫济困成为今天中国全社会的关注和行动,也成为各级党委、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三是素材的价值。何培嵩为了写好这部作品,到学校与师生同吃同住半年,并深入家庭、农村、山区,走遍七区五县,追踪采访100多人,涉及领导、教师、孤儿、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挖掘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和具体生动的故事情节。这些材料和故事,许多闻所未闻,具有新闻要素中“新”的特点,还可从文学角度看故事情节之生动精彩,从人性角度看儿童心灵改变过程之复杂新奇,从儿童教育角度看方法之新鲜多样,具有极高的启迪价值,弥足珍贵。为写一篇文章,如此耐得住寂寞长期沉下去,做如此艰苦细致的采访体验,实在难得。何培嵩不仅做大量的奔走笔耕体力工作,还带着深深的感情去体验采访,与孤儿一同喜怒哀乐、心灵碰撞融合。在这一群心灵受到伤害的特殊的人群中,进入角色并与之同行的心路历程,不是任何人都愿意投入心力或做得到的,从中可看出作者的悲悯之心和责任担当。

    四是人性理念的价值。人性的挖掘、塑造、弘扬,是文学永恒的主题和责任。那些流传千古的作品,大多是在人性的描写上有独到之处。《哭了笑了》不仅叙述故事,纪录描写孤儿遭遇的苦难经历和获得救助的过程,还呈现了围绕孤儿救助教化体现出人性光辉,如悲悯、仁爱、责任、担当、价值、坚持等,这些人性闪光点的发掘和呈现在当今的价值观教育中也极具意义。

    五是艺术的价值。报告文学艺术价值的评判标准,由于这种体裁同时具有新闻性和文学性,因此与其他文学体裁评判标准有所不同,这种不同在于:故事的真实性必须与文学的生动性相统一。对新闻而言,不能使用想象虚构等手法,对文学而言,不能像新闻那样直接表达主题,需在故事情节的描写中自然而然地流露。这是报告文学创作的“两难”,若处理不好,要么失实,要么欠生动。而作者做了很好的处理,所有的故事都具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要素的真实性,同时坚持用讲故事描情节的方式推进叙事,而且故事的叙述有第一人称、作者转述和叙述、第三人讲述等,角度多变。甚至不像一些报告文学那样,作者直接站出来对主旨意图做冗长的议论,具有较强的文学性,形象具体可感,达到了报告文学“既真实又有生动”的艺术要求,有高度深度,又有温度深情。

 

    (何培嵩著《哭了笑了》已由广西人民出版社于2019年2月出版)

 

分享到
【内容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