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文艺评谭 > 文艺评论

战争的精神归宿——刘玉《征服老山界》的温情叙事

新闻来源:本站 作者:方蓉蓉 责任编辑:黄晖 发布时间:2019-12-02 15:27:44

刘玉出生在老山界脚下,踩着红军走过的路,听着红军长征的故事长大。后又多年走访老兵,和老兵一起重返战场,记录这段战争回忆。多次实地的田野调查,整理史料、文献,在老山界脚下建立“老山界红军长征纪念馆”。他不是湘江战役的亲历者,却是“类似亲历者”,湘江战役对他来说既是宏观的,也是微观的。宏观是刘玉对史料、文献的准确把握,而微观正是他区别于其他作家的闪光点。他对微观的把握,正是来源于他“类似亲历者”的身份,对那一时代的观照从战争事实到人性情感,成就了他的温情叙事。即使是站在全知视角来叙述,但作者更似融入了那场战争,成为一名战士渡过湘江。他对情感的细腻把握,对人性的温暖观照,是最感动之处。刘玉对亲历者的致敬,对历史的崇敬和对革命精神的敬仰是他在新时代的责任担当,也是一场战争在现代的精神归宿。刘玉以自己温情的叙事方式,让文学与历史相对话,带领读者以新的方式重走历史。

 

 

宏观与微观的对接

在阅读文本的接受过程中,宏观与微观转换自然,无缝对接,感叹作者的高超叙述技巧,带领读者在历史与人物之间自由穿梭。从宏观上,作者采用多维度视角,多个视角相互交集碰撞,共同顺着时间轴往一个方向发展。中央各个部队行军作战画面不断切换交错,不同战场的共时性在文本中被表现的淋漓尽致。作者打破抗战写作的线性写作传统,站在共时性的角度,把不同的历史宏大场景快速转换,为读者提供一个更加完整真实的历史。“部队刚离开江边不远,东岸传来一阵激烈的枪炮声,担负掩护任务的红三十四师与桂军接上火了。”[]前面的部队刚成功渡江稍事修整,江对岸的部队就陷入激战。“为掩护中央、军委纵队及后续军团渡过湘江,红一、红三军团奉命迅速抢占四大渡口,并在灌阳之新圩、全州之脚山铺、兴安之光华铺等地域筑工事,阻击国民党军队;红五军团继续作为全军后卫,负责截击和牵制追敌。[]在同一时间,展现各部队的不同战争视角。对于读者来说,接受多个历史场景的真实再现,形成一个立体有层次的历史,不再是一个扁平化的单线历史。读者的脑海中自然浮现相应的战争场景,宏大的历史开始具象化。对于作者来说,这样复杂的多线共同发展的结构,在历史考证上有着巨大的工作量,对历史细节的准确把握,不同队伍的行军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在脑海里形成网状式结构,具体到某个队伍都会有个准确的定位,才能形成最后作者的娓娓道来和文本的叙述流畅,不得不佩服作者深厚的考证纪实功底,可谓极为扎实。从直观的角度来看待历史,它就是宏大的。刘玉还原了历史本身的宏大性,同时,从整体上再现湘江战役的悲壮性。宏大性和悲壮性的成功塑造离不开其多维视角的叙述,画面场景的快速转换。从宏观上的叙述是成功的,并且是有创新性的。

但是,如果消解历史的连续性和总体性,历史从本质上来说是琐碎无序的。“呈现出细微化、无序化与底层化的特征。”[]刘玉又将叙述的目光转到微观上,将战争聚焦到每一个战士的身上,关注他们的状态和命运。同时,文本还叙述了大量的村民形象,虽然他们没有直接参加战争,但却是微观历史底层化特征的体现,他们与战士的温情互动,诠释着历史细微化。“老刘听了之后,无可奈何地把锅交给了那个战士。这个年近半百的老同志,竟心疼得哭了起来。[]这描写的是一个炊事班的老战士被迫扔掉铁锅后的悲痛状态,表现出他对全员战士温饱问题的担心。“笔记本上,前面的纸张被汗水浸糊了字迹,后面的则被血迹染红。血迹早已干透,是哪天染上的血迹?他全然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哪位战友的?他也不记得了。马灯微弱的灯光下,他胡子拉碴的脸上,写满了憔悴。[]这是对一位年轻军官的细致描写,在艰苦行军的日子里寻找自己的情感寄托点。日记本上的血迹是战争残酷的见证,个人命运陷入困境。通过微观的细节叙述,战士的个人温情和困境对立融合,激荡着读者的内心。“老梅仔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很快就和红军混熟了,帮红军找吃的用的,来来回回忙得不亦乐乎,还主动把门板借给他们当床铺用。[]一位普通民众与红军其乐融融的场景,行军安置离不开民众的帮衬引导。文本中,大量的民众形象与红军形象相融合,再现行军的日常生活状态,深层次的历史真实感跃然纸上,体现出深厚的军民鱼水情。

宏观与微观的自然对接,叙述视野既呈现出历史的广阔深厚,也展现出历史的细微底层。宏观的叙述依赖于作者扎实的文献纪实功底,也得益于作者的多维度的叙述方式。微观叙述上,刘玉将目光投向底层的战士和群众,关注他们的命运和情感。同时,采用多角度转换,写民众和敌军眼里的红军,将这一形象再次层次化和丰富化。

 

 

温情叙事

作家采用什么样的叙事方式,取决于作家意识和无意识的共同作用。通过对作家创作心理的深层次分析,来探索刘玉的温情写作。意识写作是作家对文本的全局把控,确定主题思想。而无意识的写作是作家内心潜意识的体现,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作品的层次性和多重性,作品的意蕴内涵也会随着无意识的流动而更加值得探究。

 刘玉有着多年的采访老兵的经历,寻遍村庄山坳,在被人们遗忘的角落里寻找到了曾用生命去奋勇抗战的老兵们。著有《抗战老兵口述历史》一书,刘玉遵循着“老兵可以老去,但是不能被遗忘”的理念,将他们的记忆重新载入书本,用记忆的碎片拼成真实的历史,力求还原真实。在倾听老兵的叙述中,刘玉和老兵一同回到历史“现场”,感受他们在战场的血雨腥风,个人的命运沉浮不定。曾有学者说过,人类的三大灾难,战争、疾病和饥饿。老兵们在历史里同时经受着这三大灾难,心灵和身体遭受着双重压迫,构成了他们人生苦难情感的总基调。然而在新时代里他们却已垂垂老矣。同情、怜悯、尊重和敬佩,这些情感不断沉淀积累,在写作中形成无意识的流动,增加了作品的层次性和丰富性。也促成了刘玉的温情写作,他带着自己对历史和老兵的充沛情感,完成温情叙事。

“龚文成把眼睛贴近门板的缝隙,刚好看见一只眼珠。那是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珠,正一眨不眨地使劲朝屋里张望。”“门还没完全打开,一张青春的笑脸就挤了进来。”[⑦]以群众的视角来写红军,透过门板的缝隙,看到的是一双因极度饥饿劳累而布满血丝的眼睛。刘玉以强烈的人性主义关怀,以温情的方式叙述着苦难的历史,凸显小人物在历史中的作用。其塑造的红军形象既是青春坚韧的,也是多灾多难的。读者在文本的接受过程中,画面感随之浮现,对历史的感受更加具象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也把历史的宏大转化为个人的细微化,在读者的心里印上难以忘却的烙印。“用棍子在红军背后使劲捅了一下。“啪嗒!”随着一声响,红军手中的枪掉下的同时,人也直挺挺地倒下了!”“昨天下午有个红军还活着的,我去田里取稻草时他还向我讨了水喝,今天下午我又端水来给他喝,发现他已经死了,所以才回村和你们商量这事怎么办。唉……造孽啊!”[⑧]刘玉描绘的是红军日常面对死亡的状态,生命没有保障变得脆弱和易逝。他以一种温情的观照,对死亡进行真实的再现。普通村民对战士生命消逝的悲痛惋惜,感叹“他们”也是穷苦人的孩子。死亡带来的不仅是悲痛,更是对个人命运在战争中沉浮的哀悼。作者自我无意识的流动,成就了对战争叙事外生命和人性的观照,以哀惋的方式纪念历史,流露着温情的关怀。

 

 

结语

 

历史虽不可逆,但刘玉的抗战纪实文学再现了历史。已经成为历史的战争,它的精神归宿在何处?它带来的国泰民安我们能真切感受,但是我们对于战争的反思,即它的精神归宿,可以以文学的方式建立。刘玉以这部优秀的纪实文学完成了对战争精神归宿的寻找。宏观上对历史的再现,体现出对历史的崇敬。特别是战争史,本就是宏大壮观的历史,刘玉肩负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正义感进行书写,从整体上还原了历史的壮阔灵魂。同时,从微观上,对个体红军和战争细节的描写是作者温情的细致体现。刘玉多年采访老兵的经历,情感上有着丰富的沉淀,对老兵的尊重和同情,形成了无意识的流动。这种无意识和虔诚的写作态度成就了刘玉的温情叙事,文本透露着人性的光辉,历史和情感交融。最后,作者秉着对革命精神的崇高敬仰,是整部作品创作的初心和归途。

刘玉以温情的叙事方式,同时完成宏观上对历史的崇敬和微观上对革命亲历者的尊重,传递出积极的革命精神,这种精神在现代社会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完成对战争精神归宿的寻找,读者深受其精神的震撼,读罢难以忘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紧跟时代步伐,以革命精神现代化承担者的身份出版了“湘江红遍三部曲”,以先行者身份引导读者再次回首革命精神,真正践行了“牢记使命,不忘初心”的主题,令人钦佩。

 

 

 

 

 

 

作者简介:方蓉蓉,广西大学文艺学在读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文艺理论,现当代文学。师从韩颖琦教授。

参考文献:

[1]  刘玉.征服老山界[M].广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

[2]  袁圆.宏大历史的碎片化解构—当代历史小说的微观叙事[J].文艺评论,2015,7:111-11


 



[] 刘玉:《征服老山界》,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第11

[] 刘玉:《征服老山界》,第5

[] 袁圆:《宏大历史的碎片化解构—当代历史小说的微观叙事》,

[] 刘玉:《征服老山界》,第140

[] 刘玉:《征服老山界》,第157

[] 刘玉:《征服老山界》,第145

[] 刘玉:《征服老山界》,第134

[] 刘玉:《征服老山界》,第90

 


分享到
【内容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