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文艺评谭 > 学术交流

全 婕:归原质朴增诗意

新闻来源:广西日报 2019-09-27 作者:全 婕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9-09-27 09:27:08

  在广西人内心深处,或者说在一种深层的文化结构中,刘三姐一直是最具代表性的象征符号之一,她的艺术形象不仅抒写着当地人民的喜怒哀乐,表达着人们内心的所思所想,温润着人的心灵,更是一种民族精神、民族性格的体现。也正是这方热土的文化形象为何不断被见之舞台、反复咏唱的原因。

  日前,在种类繁多的刘三姐题材的舞台艺术作品中,新增了一部《新刘三姐》。这是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创作的新编现代彩调剧,用导演杨小青的话说:“《新刘三姐》既然是新,剧目的呈现就要符合当代观众的审美需求,整体格局既有时代气息,又具诗化特征。”的确,从现场呈现来看,整部剧从音乐语汇到舞蹈语汇,都借鉴了彩调剧《刘三姐》的创作传统,把其中的对歌、采茶舞、抛绣球等壮族文化元素与电商、网络平台、流行歌手等现代故事情节结合起来,刻画了刘三姐在现代社会中质朴而又聪慧的人格魅力,使得全剧在载歌载舞的嬉笑怒骂中达到了一种自然美的境界,是一部接地气的作品。

  姐美是《新刘三姐》的核心人物,被设定为现代社会的“刘三姐”,阿朗则是现代社会的“阿牛哥”。在音乐上,作曲为姐美的每一次出场安排了一小段刘三姐经典的旋律型并加以变化,构成她的主题音调。在阿朗身上则增加了一些符合其剧中身份的现代流行音乐的旋律,时而婉转动听,时而活力四射。再加上大胆地使用了民族管弦乐队进行现场伴奏,为全剧增色不少。《新刘三姐》的创作难点在于,前人已经将刘三姐从彩调剧的原生状态,拓展到歌剧、舞剧等更广阔的舞台艺术领域中,这些都是不同时期的创作者对于刘三姐艺术形象的建构,赋予了她多层面的艺术表达。面对这些曾经塑造过的形象,还原其最初彩调剧的表演风格,并用现代的语汇进行重构,提炼出有别于其他舞台艺术种类的“这一个”刘三姐,让我们体味到既熟悉又陌生的艺术典型的魅力,也许才是该剧主创想要传达的文化内涵。

  其实,我们在此不必细论姐美与刘三姐过多的前世今生,也不必详析剧中新创人物形象与经典原型是否有关联。我们更关注的是,刘三姐作为广西民族文化的代表,在新时代的语境下,主创者应该传达些什么?应该如何重新树立起新的艺术话语空间,从而开拓出新的艺术领地。换句话说,刘三姐在当下应如何进行新的转型、分化与重塑,赋予其新时代应具有的品格,最终提升地方文化的社会价值。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产生的彩调剧《刘三姐》之所以成为经典,体现在其表现形式的地方性和写意性。《新刘三姐》创作者以此方向不断深化,在延续经典的前提下注入自己对于刘三姐在现代社会中应产生的价值和导向,充分发挥其积极的社会意义,淡化戏剧性元素,以质朴、诗化的叙述风格来传达刘三姐在当下的意境美,最终打造成一部结构新颖又具有现代审美高度的舞台艺术作品。


分享到
【内容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