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交流•碰撞•提升 ——《贺州作家文丛》贺州作家作品研讨会侧记

发布时间:2018-06-20 16:10:01访问次数:271

新闻来源:本站作者:王忠民责任编辑:蒋锦璐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孟子这句话蕴含的道理既适用于音乐,也适用于创作。

      近日,由中共贺州市委宣传部、广西作家协会、广西文艺评论家协会、市文联主办,市作家协会、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等协办的贺州作家作品研讨会在贺州举行,为近年来在文学创作方面颇有成绩的作家冯昱、如衣、林虹等9位作家的作品进行点评与讨论,并对当前文学创作的特点及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交流。

 贺州作家群异军崛起

      广西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著名评论家容本镇教授主持研讨会并讲话,他说,贺州已经形成一个重要的作家群体,这支队伍相对稳定、均衡,研讨的9部作品中,小说、散文、诗歌都有,作者从60后到80后都有。

     “继河池作家群、天门关作家群、绿城玫瑰作家群之后,贺州作家群已经成为广西文坛的异军,是贺州软实力的展示。”广西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广西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王建平认为,贺州作家群的地域特色更加突出,贺州地处桂粤湘三省(区)交界处,在岭北岭南的中间地带,有地缘优势,贺州作家的作品,辐射五岭地区,成为三省(区)重要文学现象。贺州作家群已经崛起为广西当代文学新的一极。

 九位作家集体“亮相”

      擅长用笔描绘生活的文学创作者们,用来源于生活的灵感讲述着好故事,抒写时代风采。

      近两年来,贺州市在文学创作方面取得了不凡业绩。这次作品研讨会以近几年发表作品的数量与质量、年龄和作品特点等为标准,选择了莫伊的长篇小说《回到来处》,冯昱的中篇小说集《火又笑了》,王忠民的中短篇小说集《大路无边》,莫清荣的散文集《回望故乡》,如衣的散文集《贺州时光》,林虹的诗集《十万朵桂花》,罗晓玲的诗集《月光照在黛瓦上》,余洁玉的诗集《云上的沼泽》,诗雨的诗集《流经铺门的无名河》,并邀请了来自广西区内的文艺名家和湖南的评论家,对贺州作家作品进行了集中交流与点评。

     与会者在认真阅读作品的基础上,分别对9部作品从创作风格、美学特点、思想情怀等方面作了深入客观评析,并对当前小说、散文、诗歌创作趋势进行了交流。

 贺州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让内行点评作品,无形中增加了这场研讨会的学术性。广西作协专职副主席、著名作家朱山坡认为,“这一套《贺州作家文丛》,展示了贺州作家的雄厚实力,感觉到贺州这个地方的文学创作在迅速赶上来,大有后来居上之势,成为文学桂军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他认为莫伊的长篇小说《回到来处》,“真的写得不错……他选择了一个音乐奇才作鑫子为书写对象,而鑫子所处的年代又是残酷的时代,他对音乐的追求和命运对他的捉弄形成了巨大的张力,使得小说具备了很强的可读性。”读短篇小说主要读蕴味,中篇小说读故事,长篇小说读命运。《回到来处》成功塑造乡村音乐奇才鑫子,写出了人物命运的起伏和苍凉感。”以《回到来处》为例,朱山坡强调,小说传递真善美的力量很重要。

   广西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光盘通过阅读《大路无边》中的11个中短篇小说,认为王忠民的小说,一是接地气,有情怀,从写诗到写小说过渡得不错;二是有人气有人味,说的是世道人心,不玄幻,不穿越,每一篇小说故事都完整,几乎没有游离的情节,也没有跳跃和断裂;三是王忠民的小说有一个总体基调,那就是正能量,温暖和关爱,他希望自己的作品带给人类希望,他笔下的人物大多有健康的人格,有动人的力量。光盘强调说:我始终认为,文学的终极目的就是带给人类温暖与希望。

      评论家王建平对王忠民的小说集《大路无边》进行了重点评析,认为王忠民的小说创作主要归类为“小官场”“微爱情”两个系列,其“小官场系列”,视角采取了向下再向下的姿态,主要描写乡镇一级官声,塑造基层干部群像。

    广西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肖晶从“族群记忆”“身份焦虑”“文化视野”三个关键词,对瑶族作家冯昱的中篇小说集《火又笑了》进行了解读,认为冯昱的小说,抒写了苦难中人性的温暖。成熟的小说能够让他的风格独显。

 抒写女诗人的思想“芳华”

     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刘春认为,贺州女诗人实力很整齐,作品好,为人低调,写作态度很专注,但贺州大部分诗人还缺乏有影响的代表作。他觉得要写出标签性的作品,比如贺州诗人汤松波的《二十四节气》《东方星座》,有时不仅仅是个人才华问题,而是缺乏对自己写作的规划。

    诗人黄土路以《写为林虹的一封信》的形式很特别,谈了阅读林虹诗歌的感受,并对林虹、诗雨两位女诗人的诗歌创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湖南科技学院副教授、诗歌评论家刘忠华对贺州4位女诗人的作品作了逐一点评。他说,她们的诗抒写了女诗人的“芳华”,让人获得对生命的诗性发现和诗意熏染。读林虹的诗感到了一种温婉而安静的柔韧。这种力量有如太极的暗劲,绵延不绝,却又含着诗人对生活片断的瞬间把握和顿悟。罗晓玲的诗歌更多地是对个人生命的存在以及生命环境的基本平常心的关注和抒写。诗雨的诗呈现出一种典型的女性诗歌特征:纤巧、柔弱、低语,同时充满机智。她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与诗意,善于借俗常事物抒发自己的感情,渴望打开、释放自己,渴望通过触摸那些事物来传递诗思。读余洁玉的诗第一感觉是“诗如其名”:冰清玉洁,干净,明亮而温暖。她的诗反映了诗人内心的自我拷问和犹豫不安的矛盾,以及诗人渴望寻求一种精神归宿。

广西师大文学院硕士生导师、冯强博士从专业批评家的角度,充分利用批评武器,侧重分析余洁玉、罗晓玲两位诗人笔下的植物认同及其分层逻辑。

 接通乡村记忆和地域文化

      广西教育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副研究员张淑云认为,贺州壮族作家莫清荣的散文集《回望故园》以一种清新细腻的笔质,既讲述着自己故乡的人与事,回望着古村镇的传统文化,展现了一种“地方”认同的经验,字里行间溢满对故园的恋地情结,她笔下的乡村记忆独有感触的。

诗人、评论家钟世华从文学版图及文学的地域性,对如衣的散文集《贺州时光》进行解读,认为如衣正以“贺州”这一独特的地域作为写作视点,通过对其文学价值、历史价值及文化价值的挖掘与呈现,构筑出了综合性的表现空间。

 交流碰撞出创作“火花”

      大家认为,贺州作家的作品,紧扣时代脉搏,反映人民心声,传递主流价值,弘扬地域文化,致力于现实主义题材创作,追求艺术手法和风格的多样性,力求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统一,大致代表了贺州文学创作的整体风貌,集中展示了贺州作家的文化自觉。

     广西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东西对本次研讨会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他说,“要写出好的作品,作家们就要耐得住寂寞,大量地阅读和积累。还要不断思考,让作品更有思想深度。总之要有一个相对固定的目标,要为未来写作。”

“我希望文学创作者们能够在相互的观点碰撞中有所启发,形成、巩固和发展中青年作家群的集体创作力量。”著名诗人、词作家,贺州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汤松波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