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联首页 > 作品欣赏

吴真谋:捡菜叶的女人(组诗)

发布时间:2018-09-07 03:43:53访问次数:45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8-09-05作者:吴真谋责任编辑:陆政凡

《大梧的春天》


我愿意成为大地的儿子

掏出自己的心脏


立春的第一天

这里的阳光,就历经千山万水

侧过小小的窄窄的巷子

风风火火来到学校的操场上

尽情地燃烧


这里的孩子,喜欢在春天里

唱歌跳舞,看日子一寸一寸折进大地

看大地上的河流,如何穿过自己纵横交错的掌纹

然后, 伸出纤纤细细的手

轻轻捉住那些飞舞的蝴蝶

薄薄的翅膀


大梧的春天,在山上

一朵花与另一朵花,一棵草与另一棵草

一棵树与另一棵树,它们默默地对视,较劲

互不干涉,保持一定的距离

保持生命顽强的信仰

自由自在地生长


老人们慢慢走出小屋

他们的微笑被门前的树叶染绿

厚厚的嘴唇上,干裂的缝

不知何时已经悄悄地

慢慢地愈合


只有那些流浪的风

在窗口上来来往往,进进出出

把温暖的阳光

推来

推去


《放牛少年》


山坡倾斜,在这里

一条山路咬住另一条山路

一条受伤的青藤,从昨夜醒来

牵住一个少年的手

缓缓向上攀登


一群黄牛在山坡津津有味地吃草

少年站在一块石头上,把暖暖的

目光,尽量放低,再放低

低到和山坡连成一片了

山坡被少年的目光滋润着,爱抚着

青草就青翠起来


这个时候,正好是中午12点钟

阳光穿过白云的缝隙直照下来

像一尾尾鱼,飞来飞去

群山侧身而行,放牛少年站在

石头上,仿佛一根多余的木桩


没有一丝风

一条山路紧紧拖住另一条山路

一条受伤的青藤,已经很疲惫了

牵住一个少年的手

缓缓向下走去

落叶在喘息,旋转

额头上的汗珠在呻吟

少年像一截感叹号,越来越矮下去


《捡菜叶的女人》


夕阳遥控屋后的菜园,时光落地有声

一个中年妇女在菜园里弯下腰身

她在捡拾菜地里落下的菜叶

像捡拾昨夜梦里遗留下的烦恼


青翠的菜园郁郁葱葱

她的双手像两截干瘦的枯枝,那些菜叶

鲜嫩,轻盈,沉默,像哑子叫门

从她的右手迅速地转到她的左手上


那些菜叶从出生到坠落

一天天被季节追赶着,也一天天

被她的汗水滋润着,迎着朝阳

露出谦和的微笑


那些茄子早已成熟出嫁了

那些红萝卜早已成熟出嫁了

捡菜叶的女人,一次又一次

弯下腰身,让菜园里所有的青菜和野草

看着她也一天天地长大


夕阳露出浅浅的笑容,像幸福降临一样

渐渐爬上捡菜叶的女人的背脊

她手上的青菜,像一只只蝴蝶

翩翩起舞,上下纷飞

再一次从她的右手

迅速地转到她的左手上


《春风已经苏醒》


一夜之间,冰雪消融

先是树上的叶子动了一下

春风走到广阔的田野,那些无名的

小花,纷纷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密密匝匝的青草,每一棵

都闪了一次腰


春风已经苏醒,它首先来到人的心上

河面上,最后一片冰凌

发出一声沉重的呻吟

小小的身体分成几个断截,然后

一一支离破碎,散开


它回到吉祥的村庄里

轻轻擦去小巷里石头上

那些锈迹斑斑的陈年汗渍

轻轻擦去斑驳的墙壁上

那些青苔的额头上密集的泪痕

然后转一个大弯,再转一个小弯

向左拐,来到黄麻岭三叔那个大菜园里 

那些波菜、大白菜、茄子、胡萝卜

都使劲地拔节,生长

争先恐后地绿了过来


春风已经苏醒,在春天

我愿站在大地的中央,田野的中央

让自己变轻,变细,变小

让春风吹进我幸福的身体

沿着血液一路缓慢地流淌


(作者简介:吴真谋,仫佬族,广西罗城人,农民,广西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