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联首页 > 作品欣赏

苏长仙:再回百色看母亲

发布时间:2018-11-26 11:00:46访问次数:42

新闻来源:广西民族报 2018-11-23作者:苏长仙责任编辑:陆政凡


花开无声,岁月有痕。

1960年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百色任教。到1983年调离,这一呆就是23年。百色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心中的母亲。

今年12月11日,既是百色起义日,也是自治区成立60周年纪念日,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我要再回百色看母亲!

我爱百色,我想母亲。

我想当年百色地委的领导同志。

1960年,我到百色不到半月,看歌剧《红霞》后,就写了平生第一篇剧评,《百色剧坛上的一朵鲜花——评歌剧〈红霞〉》登在1960年11月20日的《右江日报》上。

过了几天,地委宣传部部长朱守刚同志,踏着泥泞的小路,到我工作的单位百色农专看我,说我的评论写得很好。就这么一句话,当时对我的鼓舞很大。之后,他又把我介绍进百色文学文艺界,经常带我参加文艺活动、座谈会。时间久了,我们就成为文友。

我在百色认识的第二位领导,就是时任专署专员黄宝山,他是1943年参加革命的老同志了。他是百色著名诗人,是他教我如何用好韵,如何写好律诗,他常约我到他家里,和他一同推敲他的长篇叙述诗《南山盘水》与他创作的其他诗歌。就这么点文友关系,他却老把我记在心里。

地委书记杜晶一,也因我爱写诗并拜他为师而有来往。

1991年他的诗集《右江浪花》要出版,彼时我已调来广西民族出版社工作。他知道后,非常高兴地邀我为他的诗集写序。当时杜晶一同志已是广西区党委宣传部部长兼区党校校长,像他这样级别的领导,我的顶头上司,在广西找怎样的名家写序都易如反掌。但他却要我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编辑为他的诗集“做嫁衣”,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曾经是百色文友。

我十分敬佩和想念的,还有百色师专的党委书记邓崇济。20世纪70年代,他亲自把我档案里的黑材料拿到师专操场上当众烧掉;当他到我家看到我家的囧境——蚊帐是用医院纱布补缝后,将我爱人做了多年代课老师的转正事宜,提到日事议程;我因病住院,他还专程到医院问候。这么体恤民情、诚实憨厚的干部,真的不多见呀。

在百色,值得我想念的还有许多朋友。这里我还要重点谈及的,就是《右江日报》的社长、总编及副刊部的编辑们。当时的王礼安、陈进祥、何国墀、岑笃登,以及后来的黄敏忠、潘国轩、何毛堂、韦朗风,副刊部的黄奇峰、潘茨宣、农文扬等,都与我交往较深。在这20多年里,我把《右江日报》当成我耕耘的文学园地,他们就是辛勤园丁。

《右江日报》是1929年百色起义时创办的,能在上面发表文章,是我的荣幸。据不完全统计,我在百色工作期间,在其副刊“澄碧湖”上发表的诗文有100多篇。特殊历史年代,《右江日报》被停刊10年之后于1981年的第一天复刊。正是这一天,我以《春风吹又生》为题发表一篇文章,为其再生欢呼歌唱。在党的十二大召开之时,我在其发表长篇散文诗《党啊,我的母亲》为“实事求是”“改革开放”而高歌唱大风……

我爱百色,我不但想母亲,更想看母亲。

这次我回百色省亲,是我大儿的好兄弟汤总私人安排的。

车马劳顿之后,我一头埋进母亲的怀抱,撒娇、任性,爱去哪里就去哪里,要吃什么就吃什么,要看谁就看谁。从火车站、飞机场到百色水利枢纽大坝,百色市区道路四通八达、纵横交错。街道两旁,高楼林立,绿树成荫。百色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把鹅江、澄碧河、右江串联而成“百色三镇”。

我用三天时间,走马观花,看完百色,轻吻母亲。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百色百变,她已变成千姿百态、大气大美的大百色。

先说大。过去的百色,是三江口“拍洗衣衫”的小渔村。她的城墙就在现今的百色中学的后院,游泳池就是当年的护城河。弯弯转转,到百胜街口,注入澄碧河,不足500米;西城还有一截,从老的旧粤剧院到旧电影院,也只有约400米。当时的百色就茶杯那么大,半个小时就走完。现在百色市区百倍的向外扩展,成了“百色三镇”。

自从成立百色地级市后,她的地盘迅速扩大为12个县(市、区)人口400多万。她东联南宁、钦州、香港,南通越南,北靠黔,西接滇缅,成了祖国边陲的璀璨明珠。一个大富大贵的大百色呼之欲出。

岁月无恙,沧桑留痕。

我再次去拜谒粤东会馆和百色起义纪念馆,瞻仰邓小平当年睡觉、办公地。再见邓公当年用的马鞭,使我又一次想起我1979年我曾发表过的诗:

……

马鞭,马鞭

如今你像一柄闪光的利剑

披荆斩棘勇向前

改革路上譜新篇

北有陕西,南有广西。

两西相拥,红色圣地。

广西有百色,陕西有延安。百色就像广西的“延安”,是大红大气的红色母亲城。触景生情,脑海浮现中国大诗人贺敬之的《回延安》中的的最后一句:“身长翅膀吧脚生云,再回延安看母亲。”

我也是身骑高铁吧脚生风,再回百色看母亲。

(作者介绍:苏长仙,字山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原会长、名誉会长。出版过长篇小说三部,文集四卷,诗歌、散文、民间文学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