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查询

位置: 首页> 作品欣赏

环江(组诗)

新闻来源:当代广西网2021-09-07 作者:吴真谋 责任编辑:陆政凡 发布时间:2021-09-09 10:20:12

15731_6136cfa7d4a03.jpg

广西河池市环江毛南族自治县牛角寨瀑布群景区。莫巍晖

夜宿牛角寨 

 

前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夜宿牛角寨

有一缕风,从七仙女瀑布东侧悄悄赶来

在一棵大树前拐了一个弯,又拐一个弯

来到我住宿的房间,摇动紫色的窗帘

 

我的目光,是一句芝麻开花的咒语

一寸,又一寸,慢慢伸出窗外

不远处,一把红雨伞徘徊在大路上

像一个失恋的女子,巨大的忧伤,使她彻夜不眠

 

因水土不服,我也彻夜不眠

一本诗集,在桌子上无奈地望我

打开第一页,第九页或者中间的任何一页

许多曾经熟悉的词语,历经风雨,暗度陈仓

一个又一个,从纸上走下来,携带一种力量

纷纷跳到我宽大的手掌上

 

一座又一座山在孤寂中,卸下伪装

或许,月亮是一坛精致的桂花酒

醉了外地客,也醉了故乡人

只有岁月,才是一位生命的匆匆过客

把一切烦恼和不幸,带到遥遥不可及的远方

 

我不是一个以梦为马的人,一颗跳动的心

仿佛血液里流动的沙砾,一路前行

永远奔走在生命之上,时光之上,季节之上 

 

牛角寨的山歌

  

从牛角寨的西北边悠悠传来

历尽千难万险,来到我的身旁

 

像一滴露珠,轻轻抚摸每一片叶子

像一束月光,轻轻缠绕每一朵小花

 

慢慢跨过一道又一道栅栏

慢慢走过一条又一条河流

 

问候七仙女瀑布每一颗晶亮的水滴

岸边每一棵芦苇,都闪了一次腰

 

多少年了,郁闷的心情豁然开朗

今夜的山歌,像一剂良药

 

余音绕梁,仿佛一坛飘香的陈年老酒

我愿掏出自己的心脏

 

内心的冰块,一点一点,渐渐融化了

内心的荒草,一夜之间,渐渐绿了起来 

 

夜晚,站在牛角寨的高处看月亮 

 

夜晚,站在牛角寨的高处看月亮

我的目光,相互搀扶,早已悠悠地起航

 

绕过被风吹来的尘埃,一只只走散的鱼

飘在空中,一寸一寸艰难地寻找方向

 

再高一公里就看不见了

一朵朵红尘,仿佛就在眼前

 

天空像一个人的胃,盛满五谷杂粮

月亮,更像一个理想主义者的伤口

 

月光是一条河流,潺潺的流水

从伤口里流出,又回到伤口里去

 

四周静寂,看得见嫦娥孤独地徘徊

美好的爱情,只在人间

 

虚拟一棵桂花树,站在身后

我就是那个一直痴痴等待的尾生  

15732_6136d0fc779b2.jpg 

 云雾飘渺的环江朝阁万亩草甸。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供图

 

在木论乡

 

在木论乡的一个村庄里

我看见大片大片飞翔的树

苍老的树呼喊年轻的树

自幽深的山谷出发,一路披荆斩棘

最后在我的窗前,停泊下来

 

每一棵,都大汗淋漓

每一棵,都伤痕累累

每一棵,都暗藏黑色的闪电

每一棵,都以载歌载舞的姿势

一遍又一遍地诱惑我的目光

 

像一只大鸟,展开黑色的翅膀

把一小块天空,轻轻夹在腋下

 

像一把大伞,每一枚叶子上

都滚动奔跑的阳光

 

我还看见一缕干干净净的风

从牛角寨的方向轻轻吹来

在我的窗下,窃窃私语

像一段干枯的岁月,深情地朗诵 

 

环江

 

我来,阳光还在路上

一只麻雀跟在我的身后,小心翼翼

 

在一贫如洗的秋天,一只麻雀像一剂药引

会带来五只麻雀,八只麻雀,或者更多

 

从长美乡入环江,一条羊肠小道

呼啸而来,穿过我结实的胸膛

 

一条河流早在前方等候,像蛇一样缠绕我的身体

最后从我的手掌上轻轻流过

 

草丛里有一颗小石头在喊我,泪流满面

仿佛我僵硬的心脏,隐隐作痛

 

半路上,风无数次吹散我的影子

被我又重新捡起,像捡起一根根黑色的骨头

 

到了环江,已近黄昏,筋疲力尽

我也记不住一朵野花的姓名

 

 

明伦的旷野,有一座石桥 

 

春天的明伦,万物复苏

绿,不可救药,一溜烟过了石桥

 

牛羊路过,农人的吆喝路过

三月的脚步如春风,匆匆路过

 

如火如荼的闪电路过

争先恐后的雷鸣路过

 

一声又一声鸟鸣过去了

一声又一声犬吠过去了

 

一年一年的民俗从桥上过去了

一代一代的传说从桥上过去了

 

插秧时节,孩童老叟,人心萌动

桥上,像一个农贸市场

 

我走在桥上,浑身百孔千疮,几十年了,时间早已

在我的体内,种下一千朵玫瑰

 

 15733_6136d1adcddd5.jpg

环江梯田稻米丰收。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供图

 

下南的秋天

 

 

天空比原来更蓝了,下南的秋天

比我想象的,更加遥远

 

指尖上的火焰,愈烧愈烈

持火的少年,脸黑得像一截木炭

 

一枚黄叶深重灾难,在黄昏里回到家园

像一个哑子多舛的命运

 

路边的雏菊,有一颗少女之心

一夜之间,又换一件黄色的衣裳

 

一只双目失明的鸟,闪动的翅膀

比图画上的风筝还轻

 

它的盘旋,在慢慢地收拢群山

它的飞翔,在慢慢地把河流拉长

 

最后衔走贫困的诗歌

我早已泪流满面

 

 

在下南乡平坦屯,听一位老者说

 

那天,一场小雨刚刚停歇

我们坐在一条田埂上,夕阳坐在我们中间

在下南乡平坦屯,听一位老者说

在这片土地上,农民这一生

我们的汗水都流到哪里了

 

流到平坦屯外,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流到下南乡以南,我的腰已经弯了

流到环江县以北,我的头发已经白了

流到河池市以西,我这一生已经走完了

 

在下南的一个村口,我被一块陶片拦住了去路

 

牛年春日,阳光灿烂,我回到了

阔别多年的下南乡下。在村口

被一块陶片拦住了去路

 

它高昂不屈的头颅,对峙中

阳光侧身而过

小小的风侧身而过

 

我看见它身上细小的纹路,有大海

在咆哮,有松涛在呐喊,有树木在摇晃

有白云飘逸,有村庄打盹,有炊烟移动

有禾青黄稻,有鸾凤和鸣,有鸳鸯戏水

有老人织麻,有孩童放牛,横吹牧笛

有采茶村姑,有汲水农妇,有打柴樵夫

 

童年,小脚丫,烂草鞋,羊角辫,花衣裳

风筝,陀螺,弹弓,滑滑梯,打水仗

蒙蒙躲,过家家,一溜烟跨过陈年的矮门槛

 

等到黄昏了,我还是没有

跨过去。仿佛它是一根刺,一不小心

刺痛了归心似箭的那个人 

15657_6135c11638fe5.jpg 

环江月亮山。 覃德志 摄

 

在下南,以一颗最虔诚的心怀念一棵树

 

春风又绿江南岸,一路向南

春风又渡玉门关,一路再向南

一棵树,一棵伤痕累累的树,在黄昏里

呼啸而出,越过月亮寨高高低低的栅栏

在吊脚楼旁的一块空地上骄傲地挺立

 

一个老人走近它,并没有抚摸

他不知道,树昨夜刚从水底走上来

他看见,树已经脱光了许多叶子

还依旧年轻,还依旧露出谦和的微笑

准备接纳更大的灾难和风雨

 

多少次,我从它身边路过,我看见它

紧紧咬住夕阳,紧紧咬住不放

血流了一地,汗也流了一地

还伸出许多坚强的手臂挡住流言蜚语

不发出一声小小的叹息

 

多少次,在窗口上,我还看见它

搏斗于一场风雨,一场饥饿的风雨

伤口几乎贴住地面,又无数次重新挺立

在疼痛中坚持,在疼痛中

大声喊来闪电和雷鸣

 

这样一棵树,它把回家

当作一次长途跋涉的远行

把故乡当作一次次涅槃的重生

如果是在夜里,如果整个月亮寨发出均匀的呼吸

我愿轻轻把自己吊离地面

 

这样一棵树,它使我忘记了

一生中所有的颂词和所有的赞美

忘记了人的一种精神和高尚的信仰

一个春天的早晨,它又风风火火强劲地出发

我腹中的文字正在断裂,骨头正在松软

 

(作者简介:吴真谋,仫佬族,广西罗城人,农民,广西作家协会会员)

分享到
【内容纠错】